Meeda

我喜欢喜欢画画的我

一成不变【狡朱】

=迟来的更新……唉,反正也是自己看……

=ooc预警

=很喜欢朱妹啦啦啦_(:з」∠)_

=开正文!

六、

        “狡啮先生!?”常守朱心里略微惊讶了一下。

        宜野不可思议地回过头看着他:“不要说什么证据了,这里连滩血迹没有,你怎么告诉大家找到了?”

        狡啮露出牙齿轻轻说到:“尸体下半身还在这个商场,而且离我们很近。”

        常守朱等人连忙向四周下意识望过去。

        “不过,不是横向距离,是纵向。”

        难道说?常守朱立刻意识到了狡啮的意思,她心口一跳,向通向二楼的扶手电梯望过去。

      这里是厚生省的一家超级购物商场,一旦停业,引发的影响可想而知,因为这么一件案子将这片地域的压力指数上升就太过于得不偿失了,因此商场除过三楼其他楼层依旧营业,通往三楼的电梯也因此停了下来,只能够从乘直达二楼或四楼的电梯。

        “原来如此,电梯下面确实有可能藏有尸体,可是这剩下的半截身体是怎么挪动到这里的?”宜野觉得离谱。
       “嗯,不清楚呢,先看看电梯底下的尸体再说。”狡啮皱紧眉头,掏出一根烟点上。红色的亮点忽明忽暗,映着狡啮越来越被烟雾蒙住的双眼。

       在要求拆开电梯面板的时候出了点小插曲,商场的负责人坚决不同意拆开,理由是拆开时声音太大,会引起顾客的注意,会对整个商场造成负面影响,但最终还是妥协于宜野,毕竟比起这个案子的影响负责人更宁愿早点结案。

       狡啮的推理常守朱没有质疑,当拆开电梯面板的一瞬间,却无意义的心底里生出了一丝紧张,不消说,她在担心里面没有尸体下半截。

        下半截尸体,就在里面。

         “唔!”常守朱看到全息投影时还是抑制不住反胃的感觉,哪怕心里明明知道那不是真的。

        “这半截尸体断裂口上有黑色的粉末。”狡啮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四仰八叉的骨头。

       “到底想说什么?”宜野不耐烦地问。

       “这种粉末有可能间接导致了尸体的突然断裂。狡,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陆征大叔不慌不忙地说。

        “嘛,我具体也不清楚,先调查一下这些粉末的成分吧。”

       “嗯!”常守朱转向宜野,“那就交给分析官他们吧。”

       宜野扶了一下眼镜,点点头,算是应了。他转身整理了整理自己衣服,招呼常守朱可以回去继续值班。其他执行官也陆续转身离开。

        常守朱望了一眼进入押送车的执行官的背影,在一个宽阔的肩膀上停了一下,也转身上了宜野所在的车上,暗色的车窗玻璃挡住了外界,常守朱的思绪又飘回了案子上。

       突然嘀嗒嘀嗒的响声从车窗上传来,倚着窗户玻璃的常守朱一下被从案子中拉回,窗户的微凉从她的额头传了过来。常守朱略微诧异地抬起头,城市里高耸的大楼整个没在水气中,隐隐约约露出一点影子,窗外一片白茫茫,有零零散散的人影出现在这一片白茫中,他们的若隐若现让常守朱几乎要以为他们迷失在了厚生省这个冷酷的城市里。

        “下雨了。”常守朱趴在玻璃上说到。

        宜野不经意地撇了一眼窗外,随机接道:“下了好一会儿了,你才发现。”

        常守朱开口:“好像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啊……”

        “哼,已经入秋了,这种天气很常见,只是今年有些大罢了。”宜野的口气照常是冷酷严肃。

       “嗯,这样呀。”常守朱轻轻地点点头,心不在焉地回答到。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