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晞

【一成不变】狡朱


=日常怠惰

=依旧ooc

=狡哥正式登场

三、

       办公室的门被常守朱小心翼翼地推开。縢秀星依旧不专心地打着游戏,六合冢弥生聚精会神地看着最新一期的音乐杂志,陆征大叔和狡啮似乎都不在,常守朱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早上好呦,阿朱!”縢秀星笑嘻嘻地打招呼,但眼睛却没离开手中的游戏机。

       “嗯,早上好,”常守朱认真打招呼,“啊,对了,陆征大叔怎么不在啊?”

       “哦,昨晚一直在画室里画画,估计是一幅巨著啊!”縢挥舞着手喊到,此时游戏机上传来胜利的音乐。

       “喏,话说阿朱是要去把智叔抓回来吗?像这样,这样。”縢比划着手握支配者的射击动作。

       常守朱一脸无奈,心里想着,算了,去画室里瞧瞧吧。

        公安局的执行官们住的地方虽说是如同监狱,但还是异常人性化,执行官们有一定的娱乐活动空间。縢有时还会做些菜给常守朱尝尝,那味道相当不错呢。

        “当当”的鞋声在这个空旷的走廊里显得异常明显,常守朱忍不住放轻了脚步。

       画室里陆征大叔应该会在,但是狡啮先生也会在吗?大概,不会。

       “打扰了,我进来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一股熟悉的烟苦味扑鼻而来。

       “狡啮先生!”常守朱有些诧异地看着靠在画室一角的狡啮慎也,依旧在一片眼花缭乱的烟雾中露出一双锋利如刀刃般的眼睛,右手夹着烟头在嘴边,一动不动,似乎再思索着什么。

       “啊,小姑娘是你啊,”陆征大叔坐在一幅未完成的油画前,苦笑着揉着眉头,“我可没有想翘班啊,只是有个人缠着我不放啊。”

        “欸?狡啮先生吗?为什么?”

        “嘿,这种事情身为老年人的我可解决不了,现在年轻人的心态还是比较复杂的。”

        “年……年轻人?”常守朱很是纳闷,狡啮慎也在她心目中完全不能和年轻人的心态这几个字沾边,不是说他年龄大,而是说他根本不会去思考除案件以外的别的事。

       “呐~智叔,监视官已经来了,该是回到岗位上的时候了,不要白拿薪水啊。”狡啮抬起头,将手里的烟头扔进烟灰缸里,目光随着手的动作向上移,直至盯在常守朱身上,但又迅速转移。

        难道还是因为昨晚上的事吗?不会吧,狡啮君怎么会呢?常守朱表情一阵惶恐。

       陆征大叔呵呵笑着收拾了东西,套上西装外套就和狡啮慎也一前一后地从常守朱身边的门口走过,常守朱在狡啮慎也擦肩而过时,身体一下绷紧了。

       “呵。”狡啮小小的一声笑声被常守朱听到。

      这人,到底笑话自己什么啊!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