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凉

炒拉条王道!!极致好吃!(●✿∀✿●)

哈哈哈ヾ(*ΦωΦ)ノ

【一成不变】狡朱

 
=设定与原文有点出入,可米萨酱和PP中设定不同。

=现在还在火车上,硬座21小时,大概要挂QWQ,但很认真的有写。

=有血腥描写,慎入!

=依旧懒懒散散的文字ฅ ̳͒•ˑ̫• ̳͒ฅ♡







五、

      整个案件场面由全息投影投放出来,残忍不堪,死者下本身没了,但没得一点都不自然。腰部与臀部鲜血淋漓,肉块与胯骨别扭地翘着,断肢口明显不是被人整齐切下,而是类似于碾肉机生生碾过去一样,碎肉和骨节支离破碎地相连,上身末端已经已经变得又细又薄。

        这是一家大型商场的三楼,首饰专柜,来这里的基本上是很有身份的上层人员,这类群体被先知系统认定,是有文化有修养的高水平人类,这种人要作案的概率几乎为零。看到这种场面后好多人几乎失控。

        “太慢了!”宜野皱着眉说到,身上已经穿上了监视官的外套,而站在对面的是刚刚才赶过来的常守朱,头发毛毛地翘着,外套也没有带。

        “对不起!”常守朱连忙弯腰道歉。

        宜野并不理睬,只是转过头看到跟在常守朱身后过来的狡啮和陆征,脸色有些不好。

       “可米萨酱”作为公安局的人工智能将现场的信息告知众人。

        “死者藤田大吉,年龄41岁,身高174cm,体重68kg,是一名化工院的一名高级技师,10月30日将要结婚,在两年前长期接受心理压力治疗。”

        “为什么41岁才结婚?”常守朱提出疑问。这个年龄确实是大了,在先知系统的强大计算下还很少有人超过三十五岁还没结婚。

        “据死者未婚妻古川抚子说,藤田因为工作问题一直没有机会,是去年由婚姻介绍所介绍两人才相知相识,这个月月底两人准备结婚。”自立机用可爱的声音回答道。

        “噢,”常守朱点点头,“所以同样是因为工作才导致藤田他进行长期心理治疗,而交了女友后就心理压力减轻,因此也就没有进行治疗。”

        宜野他们也默默不语,表示认同她的话,但是这对于案子而言没有任何实际作用,藤田到底是为什么会死成这种样子让人匪夷所思。

        “监控中藤田在早晨八点四十分进入商场,三楼电梯口处的监控正在检修中无法正常运作,而根据时间死者藤田就是在从扶手电梯上下来后两分钟后突然遇害的,死者遇害时没有太大声音,因此,三楼的员工及少量顾客也没有留意到,死者下半身直至目前还未找到。以上就是全部分析内容,辛苦了,大家。”“可米萨酱”声音甜美地将案件一一道出,让现场的众人神情放松了许多。

       尸体的周围虽然有大量的血迹,但其他地方却没有,让人感觉好像藤田走着走着就突然断体而亡,至于消失的下身在何处也不得而知,案件似乎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死胡同。

        狡啮俯在地上仔细瞧着,为了方便观察甚至将脸都快贴上去了。

        “狡,有什么收获吗?”陆征大叔询问到。

        狡啮没有答话,只是慢慢起身,神色平静得如一潭死水。

        “我找到尸体下半身了。”


——TBC

累成狗了∪・ω・∪

【一成不变】狡朱

=最近在忙着画画,唉╯﹏╰好忙好忙

=文章更一丢丢啦👻👻

=好想有人看QWQ

四、

       三个人在电梯里显得一点也不拥挤,陆征大叔站在最前面,狡啮站在中间偏右一点,常守朱则站在狡啮背后。

        狡啮的腰背就挡在常守朱前面,又宽又结实,常守朱知道,这是他长期与训练用机器人锻炼的结果,呵,那种机器人碰上狡啮先生还真是太不幸运了。

        “在看什么?我衣服压皱了吗?”常守朱冷不丁听见狡啮的声音,抬头一看,狡啮已经转过头看着自己,自己刚刚一直打量他的背一定被发现了……

        “没有啦,是我觉得陆征大叔喜欢的娱乐活动应该就是画画,因为平日里闲暇时陆征大叔待的地方最多的就是画室,而狡啮先生平日里待的最多的地方应该就是自己的兴趣所在~”常守朱忍不住说到。

        “哈哈哈……”陆征大叔大笑起来,“没错,狡的兴趣有些独特啊。”

       “喂喂,智叔,别讲这些会让人误会的话啊,我可不是什么暴力狂……”

       “嘀嘀!”声打断了狡啮的话,宜野发来信息。

       “常守监视官,在XX街道商业大楼发现一具尸体,具体说明我会发给你,你和陆征狡啮他们一队,速来。”申元宜野座略微有些急的口气说到。

       “了解!”

       陆征大叔双手一摊,无奈地说:“没办法了,最近案子好多。”

       刚刚被打断说话的狡啮此时眉眼里已然没有了刚刚慵懒的样子,又回到了常守朱熟悉的状态,眉头紧皱,但嘴角却向上微微弯着,似乎含着笑意。

       “这起案子先去看看,一起又一起的案子突然出现,在这个关头发生的一切都不会那么寻常,这是定理。”狡啮在电梯打开的一瞬间挤了出来。

        陆征大叔紧跟着和常守朱一起出来。“狡的兴趣似乎是这个……”陆征大叔不好意思地说到。


——TBC

【一成不变】狡朱


=日常怠惰

=依旧ooc

=狡哥正式登场

三、

       办公室的门被常守朱小心翼翼地推开。縢秀星依旧不专心地打着游戏,六合冢弥生聚精会神地看着最新一期的音乐杂志,陆征大叔和狡啮似乎都不在,常守朱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早上好呦,阿朱!”縢秀星笑嘻嘻地打招呼,但眼睛却没离开手中的游戏机。

       “嗯,早上好,”常守朱认真打招呼,“啊,对了,陆征大叔怎么不在啊?”

       “哦,昨晚一直在画室里画画,估计是一幅巨著啊!”縢挥舞着手喊到,此时游戏机上传来胜利的音乐。

       “喏,话说阿朱是要去把智叔抓回来吗?像这样,这样。”縢比划着手握支配者的射击动作。

       常守朱一脸无奈,心里想着,算了,去画室里瞧瞧吧。

        公安局的执行官们住的地方虽说是如同监狱,但还是异常人性化,执行官们有一定的娱乐活动空间。縢有时还会做些菜给常守朱尝尝,那味道相当不错呢。

        “当当”的鞋声在这个空旷的走廊里显得异常明显,常守朱忍不住放轻了脚步。

       画室里陆征大叔应该会在,但是狡啮先生也会在吗?大概,不会。

       “打扰了,我进来了。”

       推开门的一瞬间一股熟悉的烟苦味扑鼻而来。

       “狡啮先生!”常守朱有些诧异地看着靠在画室一角的狡啮慎也,依旧在一片眼花缭乱的烟雾中露出一双锋利如刀刃般的眼睛,右手夹着烟头在嘴边,一动不动,似乎再思索着什么。

       “啊,小姑娘是你啊,”陆征大叔坐在一幅未完成的油画前,苦笑着揉着眉头,“我可没有想翘班啊,只是有个人缠着我不放啊。”

        “欸?狡啮先生吗?为什么?”

        “嘿,这种事情身为老年人的我可解决不了,现在年轻人的心态还是比较复杂的。”

        “年……年轻人?”常守朱很是纳闷,狡啮慎也在她心目中完全不能和年轻人的心态这几个字沾边,不是说他年龄大,而是说他根本不会去思考除案件以外的别的事。

       “呐~智叔,监视官已经来了,该是回到岗位上的时候了,不要白拿薪水啊。”狡啮抬起头,将手里的烟头扔进烟灰缸里,目光随着手的动作向上移,直至盯在常守朱身上,但又迅速转移。

        难道还是因为昨晚上的事吗?不会吧,狡啮君怎么会呢?常守朱表情一阵惶恐。

       陆征大叔呵呵笑着收拾了东西,套上西装外套就和狡啮慎也一前一后地从常守朱身边的门口走过,常守朱在狡啮慎也擦肩而过时,身体一下绷紧了。

       “呵。”狡啮小小的一声笑声被常守朱听到。

      这人,到底笑话自己什么啊!

——TBC

雕栏玉砌今犹在

只是朱颜改

今日不宜画画😫

【一成不变】狡朱

=我的朱妹怎么这么可爱(๑• . •๑)

=ooc预警

=狡哥出场??🙋

=还没进入正式剧情🌚目测要出中篇。。

=不要在意狡啮慎也or狡噛慎也( •̥́ ˍ •̀ू )

好了,开始啦

二、
       常守朱跑进家门已经累得半死,双腿已经站不住,干脆坐在地板上。

      “嘀嘀!”

      手腕上的机器突然弹出狡噛慎也四个大字 ,常守朱手一抖赶紧接了。

      “狡啮先生?!”声音似乎大了一点,狡啮那边停了一下才有声音。

      “常守监视官,今天白天的事情似乎不像我说的那么简单,晚上宜野抓到的犯人执行者给出的犯罪指数超过300,可经过检查,真实指数不足100,”狡啮慎也嗓音似乎因为晚上的追捕变得发哑,“这和白天一样,不是巧合。”

        “有人利用执行者进行了犯罪转移,白天或许是个实验。”常守朱赶紧调整过来冷静地分析案情。

       狡啮慎也那边“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这种情况下犯罪有可能已经发生了,有人可能已经死亡了,”常守朱语气有点怒意,“罪不可赦。”

       狡啮慎也那边顿了一下,然后说到:“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常守监视官,好好睡一觉,明天回到公安局再告诉大家你的想法。”

      “欸?”常守朱愣了一下。

      “抱歉,宜野拜托我将案子进展告诉你,大晚上真是打扰。”狡啮慎也语气里透着淡淡的歉意。

       常守朱一想到今天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听宜野监视官的命令,宜野先生不愿意与自己通话也是正常。

       不过,

       “宜野先生在值班对吧,那请狡啮先生替我谢谢他。不过白天的事是我的责任,我会自己负责,他不需要感到别扭。”

       “呐~常守监视官,”狡噛慎也觉得很有意思,“宜野只是不坦诚,没有恶意。”

       “嗯,不会在意的。”常守朱语气有些弱弱的说。

      对面突然没了声音,常守朱心里揣测着狡啮慎也此时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了,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啊?”狡噛慎也语气淡淡,听不出一丝真诚。即使这样,好像也可以归到关心里。

       “还不是狡啮先生偏向宜野先生。”说出来了……常守朱心里一阵打鼓,那边也没传来任何声音。

        “啊……就这样了,抱歉,狡啮先生,我要吃饭了,你也快去休息吧!”常守朱迅速挂掉,心里长出一口气。

       “唉……常守朱……你笨啊……”常守朱将通红的脸埋进手臂。



——TBC